主頁 > 奇·趣事溫嶺花唄套現
2018-10-08 01:45

溫嶺花唄套現:國家稅務總局:涉稅專業服務機構不得借個人所得稅改革實施之機亂收費

溫嶺花唄套現 — 【客服VX—ding08892】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報告要點動力煤:短期動力煤價反彈,趨勢性上漲仍需高日耗及緊進口支撐電廠:本周港口煤價小幅反彈,主因冷空氣影響下電廠日耗在80萬噸高位徘徊,庫存被動去化,部分電廠采購需求提升。港坑:港坑成本倒掛收窄下港口調入量小幅增加,港口庫存環比微增。外運需求提升疊加臨近年底計劃停產礦井增加,坑口煤價企穩。往後看:根據1月5日氣象局預報未來10天冷空氣較前期將明顯減弱,中東部大部分地區氣溫接近常年同期,預計短期日耗再上升空間有限,大概率維持當前75-80萬噸水平,在日耗相對高位疊加庫存被動去化的背景下,短期下遊采購需求預計尚可,煤價大概率能保持小幅反彈趨勢至1月中下旬。但隨著春節臨近,下遊逐漸停工後需求趨弱,前期排隊等候通關的進口煤逐漸放量,市場煤需求或被擠壓。整體來看,短期電廠庫存已基本去至合理水平,高日耗疊加進口量尚未大幅釋放下,煤價或有2-3輪反彈,但隨著春節臨近且進口量放開,煤價仍麵臨回落風險,需重點關注日耗及進口通關節奏。

  焦煤焦炭:基本麵仍顯弱勢,但下行幅度或有限鋼鐵:年底高爐檢修力度加大,供給有所收縮但仍較充裕。元旦節後淡季季節性需求弱勢更為明顯,貿易商出貨難度加大,社庫加速累積。往後看年關將近,貿易商冬儲預期增強,降準釋放流動性市場情緒有所回暖,部分地區鋼價企穩回升,預計短期鋼價震蕩為主,庫存充足下鋼企對原料打擊意願仍強。焦炭:

  受徐州焦企複產與環保相對寬鬆影響,產能利用率繼續上行。下遊采購意願有限下焦企與貿易商出貨壓力提升,廠庫與港口庫存明顯增加。鋼企持續打壓爐料價格,主要產地焦價五輪下跌已經落實,山東等地鋼企開啟第六輪壓價。當前焦炭整體供需麵仍偏鬆,市場情緒較為悲觀,但考慮若再次下調100元/噸後焦價基本觸及成本線,焦企盈利能力有限,或引發抵觸情緒;且考慮鋼企春節前備貨冬儲需求,預計後續焦價弱穩運行。焦煤:下遊焦煤庫存高位下,焦炭價格下跌壓力向成本端傳導,主產地煤價下跌或補跌。但年底焦煤供給相對有限,而下遊部分企業春節前或仍再次補庫,優質低硫主焦煤下行空間有限。

  投資建議政策麵回暖,關注龍頭估值修複。本周煤炭指數上漲0.57%,跑輸全A指數0.59個百分點。1、短期港口煤價小幅反彈,但春節前需求轉弱及進口通關量增加下煤價仍麵臨回落風險;2、雙焦供需麵寬鬆,關注鋼廠冬儲節奏;3、央行降準釋放流動性,市場情緒回升或帶來板塊估值修複;4、推薦標的:中國神華(601088)、陝西煤業(601225)等。

關注同花順財經(ths518),獲取更多機會

溫嶺花唄套現 — 【客服VX—ding08892】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原標題:【薩沙講史堂第七百八十九期】曆史上的今天埃及阿斯旺大壩開工:建造它可能就是個大錯誤(曆史係列第330講)

作者:薩沙

本文章為薩沙原創,謝絕任何媒體轉載

1960年1月9日埃及阿斯旺大壩開工,建成後成為埃及的新金字塔。然而,今天學者卻認為:炸毀大壩也許對埃及更為有利。聽薩沙說一說吧。

阿斯旺大壩的建設自1960開始,曆時10年,耗資15億美元(當時幣值)。對於1個發展中國家,這種規模的建設是空前的。

埃及總統、獨裁者納賽爾對大壩的建設特別支持。

納賽爾認為阿斯旺大壩是比金字塔更偉大的作品。憑借這個大壩,納賽爾在未來百年都被埃及人紀念。

在那個年代,埃及是沒有人敢於質疑大壩的合理性。

阿斯旺大壩建立以後,有著很大的意義。

第一,它提供了電力。

水電是比較清潔的能源,大壩1998年發電量占埃及總發電量的15%,而之前一度高達70%。

眾所周知,電力是發展工業的基礎。

阿斯旺大壩,為埃及工業發展提供了必要的條件。

第二,大體消滅了尼羅河的洪水。

曆史上,尼羅河不斷泛濫,曾經有過無數次大洪水,造成很多人員傷亡。

阿斯旺大壩建成後,有效1973年的大洪水,大體解決了這個問題。

第三,大壩增加了全國百分之二十五的灌溉麵積

一些本來隻有在尼羅河泛濫以後,才能耕種的土地,現在已經變為全年可以耕種。

正麵大體就是這3點,而負麵則很多。

在當年,納賽爾急於造壩,下達了必須執行的命令。

納賽爾本人對於水利是外行,也根本不懂大壩的生態危害。

阿斯旺大壩建立後,出現了很多非常嚴重的問題。

第一,大壩工程造成了沿河流域可耕地的土質肥力持續下降。

這幾千年來,尼羅河不斷在雨季泛濫,給沿岸帶來肥沃的泥沙。

埃及的農業就是以此為基礎,造就了尼羅河文明。

大壩建成以後,尼羅河不再泛濫,就徹底打破了幾千年的生態規律。

大壩下遊土壤肥力不斷下降,被迫花費巨資進口化肥。

如今,埃及是世界上最依賴化肥的國家。

即便如此,這些地區的農業產量也越來越低。

埃及農業在大壩建成過有過短暫的輝煌,甚至出口糧食到外國。

目前,埃及已經有百分之六十的糧食需要進口。

第二,土壤鹽堿化日益嚴重。

相比土壤肥力的下降,鹽堿化更是可怕。

由於尼羅河不再泛濫,每年不會有河水帶走土壤的鹽分,導致下遊突出現嚴重的鹽堿化。

大家都知道鹽堿化的危害,會直接導致農作物的歉收甚至絕收。

要逆轉鹽堿化是比較困難的,投入和周期都較長。

鹽堿化導致可耕地麵積逐年減少,抵銷了因修建大壩而增加的農田。

第三,尼羅河水質惡化

目前尼羅河的水質遠比大壩建成之前,要差得多。

一方麵是水壩的水庫區,每年蒸發高達十分之一的水分,導致水庫的水質惡化。

另外因為埃及農民被迫大量使用化肥,導致下遊水質嚴重惡化。

大量水產生物死亡,水量收獲量銳減百分之七十五以上。

這不僅僅影響工農業用水,也直接影響了埃及人的飲用水。

第四,尼羅河三角洲的下沉

尼羅河停止泛濫以後,三角洲正在以每年約5毫米的速度下沉。

專家估計,如果以這個速度下沉,再過幾十年,埃及將損失15%的耕地,1000萬人口將不得不背井離鄉。

另外,還有諸如傳染病問題、用水量不足、水庫嚴重淤積問題等等。

阿斯旺大壩導致的問題,早在10年前已經非常嚴重。

埃及水利專家認為,生態惡化的結果幾乎無法扭轉,隻能另外想辦法,也就是開辟沙漠。

埃及政府著手修建兩個大型引水和調水工程:“和平渠工程”和“新河穀工程”。和平渠工程已於1979年動工,西起尼羅河三角洲的杜米亞特河,向東穿過蘇伊士運河,將尼羅河水引到西奈半島少有人煙的沙漠地帶,在那裏開辟新的家園。“新河穀工程”也已動工。根據規劃,政府將用20年的時間,開挖850公裏的水渠,將尼羅河水引入西南部沙漠腹地。

搞笑的是,放著富饒的尼羅河三角洲不用,反而沙漠搞農業,這豈不是莫名其妙。

阿斯旺大壩成為埃及的燙手山芋,讓每一屆統治者頭疼不已。

炸了吧?太可惜,畢竟之前花費了巨資,還能夠提供大量電力。

不炸吧?負麵作用太大,幾乎到了無法忍受的地步。

直到今天,埃及學者為了是否炸壩仍然爭論不止。

最後,薩沙引用一位埃及學者的名言:“建造阿斯旺大壩的埃及總統納賽爾是位偉人,但是拆除阿斯旺大壩的人,要比納賽爾更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