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奇·趣事訥河花唄套現
2018-10-08 01:45

訥河花唄套現:20位讀書人的年度閱讀報告

訥河花唄套現 — 【客服VX—ding08892】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12月28日晚間,福田汽車(600166)發布關於《公開掛牌轉讓北京寶沃汽車有限公司67%股權的進展公告》(以下簡稱公告)。公告顯示,長盛興業(廈門)企業管理谘詢有限公司成為公司受讓方,成交價格人民幣397,253.66萬元。據悉,長盛興業(廈門)企業管理谘詢有限公司正是代表神州優車。

  公告發布當天,北京寶沃汽車與神州優車聯合宣布,雙方締結全麵戰略合作關係,共同開拓汽車新零售模式。通過與神州優車牽手,寶沃或將獲得更好更快的發展。一方麵,神州優車作為一家聚焦出行和全產業鏈的平台型公司,近年發展良好資金充足,將對寶沃未來的發展提供強有力的支撐。另一方麵,神州優車目前旗下有出行(神州租車和神州專車)、電商(神州買買車)和金融(神州車閃貸)三大板塊業務,合作達成後神州優車不僅可以采購寶沃汽車用於出行平台,還可以借助電商平台為寶沃汽車提供銷售線索,同時神州車閃貸也能夠為寶沃終端金融體係提供助力。

  而牽手寶沃也成為神州優車基於自身發展規劃的最佳選擇。此前,神州優車對外宣稱要打造汽車的“全產業鏈布局”,在車輛大數據及用戶大數據為基礎,將購車、車貸、保險、服務、賣車、出行等與汽車重度相關的業態串聯起來形成閉環圈層。而寶沃汽車擁有傳統汽車與新能源汽車“雙資質”,從2015年成立起用時三年逐步建立完整的品牌、研發、生產、銷售、供應鏈體係及智能化工廠,與其合作或將加速神州優車的“全產業鏈布局”的閉環打造。

  在為寶沃引入新投資者,優化寶沃未來發展的同時,福田汽車也將回歸主營業務,聚焦商用車發展。此前,福田汽車的三大業務板塊為商用車、乘用車、金融業務。業內人士表示,寶沃的股權轉讓有利於福田汽車聚焦商用車核心業務,保持在商用車領域的優勢。

  事實上,此前福田汽車在注重“商乘並舉”的同時,也一直將商用車板塊的發展作為重中之重。2018年5月,北汽福田汽發布《北汽福田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三年(2018-2020)年行動計劃》(簡稱“三年行動計劃”),製定了堅持商乘並舉,商用車第一品牌不動搖,乘用車中高端市場突破與大發展的戰略方向,並製定了“十條措施”,指出未來三年要大力發展包括重卡、輕卡、皮卡等在內的主營業務,突出主營業務,把握自身優勢創新轉型,提升盈利能力。

  福田汽車一直是中國商用車領域的“龍頭”企業,連續多年位居中國商用車銷量前列。2017年,福田汽車共銷售汽車60萬輛,同比增長13.1%,其中銷售商用車52.68萬輛,同比增長10.9%,商用車市場占用率12.7%;乘用車實現銷量約7.39萬輛,較去年同期上升32%。不過受乘用車板塊的大幅虧損影響,福田汽車2017年的收入和利潤卻出現了同比下滑。

  而隨著福田汽車的在2018“三年行動計劃”的開啟,福田汽車第三季度財報顯示,其聚焦商用車戰略已初見成效。數據顯示,2018年前三季度,福田汽車營業收入為577.05億元,雖然淨利潤仍為負,但毛利率卻實現同比上漲1.08%。

  而在寶沃正式被神州接管後,福田汽車或將重新駛回商用車行業發展快車道。根據規劃,福田汽車接下來將繼續聚焦商用車板塊,做強做優。在明確2019年工作計劃時指出,福田汽車指出在2019年要堅定商用車暢銷品牌不動搖,確保福田汽車在中國市場的領先優勢,持續提高市場份額,獲取市場壟斷地位,保證盈利能力不低於行業水平,並成為行業標準製定者,進而實現品牌價值第一。而為了達到以上目標,福田汽車將在工業互聯網、新能源、以及智慧物流方麵全麵發力。

  據了解,目前工信部正在出台措施,加快完善工業互聯網平台的建設。而福田汽車將抓住工業互聯網的機遇轉型升級,借助車聯網及移動互聯網實現與每一輛車及每一個客戶的全程互聯,以提高福田汽車的市場競爭力。目前,福田汽車的車聯網係統已經在福田歐曼、雷薩、歐輝等品牌進行安裝應用,安裝總量達到19.7萬,預計到2020年,福田汽車車聯網運營車輛將達到180萬輛。

  同時,新能源商用車是行業大勢。在各類補貼政策及產業政策支持下,中國新能源汽車行業迎來蓬勃發展,當前商用車保有量已突破50萬輛。2018年12月21日,在福田汽車集團物流生態創新大會上,福田汽車集團向全體經銷商發布了“福田智藍新能源”戰略,而新成立的智藍新能源將作為福田汽車集團新能源商用車業務的戰略規劃、研發、銷售主體,獨立運營新能源商用車業務,體現了福田汽車對新能源板塊的高度重視。

  而在智慧物流方麵,福田汽車已與京東物流達成戰略合作,共同打造開放型智慧物流新體係。目前,福田汽車全新的智慧物流產品已經覆蓋了從幹線運輸、支線運輸、新能源城市物流的全係列解決方案。並且,福田汽車在2018年4月獲得了首張商用車自動駕駛路測牌照,或將為智慧物流提供更多可能。

關注同花順財經(ths518),獲取更多機會

訥河花唄套現 — 【客服VX—ding08892】各种套现业务,行业顶尖品质,包您满意。

  歲末年初,各行業都在緊鑼密鼓地進行年終盤點。回顧2018年我國乳製品行業,看似“風平浪靜”,背後卻是“暗流湧動”。無論是上遊牧業、液態奶領域還是奶粉細分行業都在上演著一出出“大戲”。

  縱觀整個2018年,多個乳企都在經曆高層“換血”或是加速調整,未來的競爭或將更加激烈。

  分化加劇

  2018年,乳業龍頭企業實力增強,中小企業仍處寒冬,整個乳製品市場分化加劇。乳業專家宋亮對中國商報記者介紹說,乳業市場行業集中度進一步提升。具體而言,當前乳業市場的總產值大約有3800億元,行業前五名的乳企產值達到2200億元,前五名的市場份額達到近60%,比2017年的50%提高了很多。

  從乳業2018年三季報來看,伊利實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內蒙古蒙牛乳業集團股份有限公司兩大龍頭業績穩步增長。數據顯示,伊利2018年前三季度實現營收608.46億元,同比增長16.73%;實現淨利潤50.47億元,同比增長2.24%。蒙牛2018年上半年實現營收344.7億元,同比增長17%;淨利潤15.62億元,同比增長38.5%。

  2018年前三季度,澳優乳業中國有限公司實現營收37.82億元,同比增加38.6%;同期淨利潤4.56億,同比增加106.5%。健合集團2018年前三季度嬰幼兒配方奶粉實現收入32.7億元,同比增長23%。君樂寶乳業集團預計2018年整體收入增長28%以上。

  不過,眾多區域乳企業績並不理想。數據顯示,河南科迪乳業(002770)股份有限公司前三季度營收和淨利潤的增幅分別為6.81%和4.7%,而廣東燕塘乳業(002732)股份有限公司則出現了淨利潤-38.97%的負增長,皇氏集團(002329)股份有限公司出現了4416.3萬元的淨虧損。

  對於行業兩極分化的原因,宋亮坦言,很多區域中小乳企一方麵麵臨外資乳企的壓力,另一方麵麵臨伊利、蒙牛等巨頭渠道擴張的衝擊,再加上自身的市場和渠道能力尚沒有升級,使得業績不斷下滑。

  “而處境惡化最明顯的是包括上遊養殖為主向下遊擴展的企業、中小嬰幼兒配方奶粉生產企業和固態乳生產企業以及以巴氏奶為主的區域性企業。”宋亮如是說。

  高層變動

  2018年,貫穿行業的一件大事就是多個企業高層“換血”。資料顯示,貝因美嬰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和新疆西部牧業(300106)股份有限公司都進行了高層的“換血”。

  貝因美於2018年3月15日宣布聘任謝宏(貝因美創始人)為貝因美集團總裁並從即日起生效。隨後,貝因美發布公告宣布聘任包秀飛擔任貝因美嬰童食品股份有限公司總經理,並於同年7月1日上任。

  而西部牧業“保殼”的“掙紮”更為激烈。2018年10月10日,西部牧業連發八條公告,其中六條涉及公司人事變動。公告顯示,西部牧業收到副總經理陳建防、薑梅及財務總監張予惠的書麵辭職報告,三人因工作調動,特申請辭去在公司及下屬公司擔任的任何職務,辭職報告自2018年10月10日送達公司董事會時生效。

  而除了貝因美和西部牧業外,還有一家乳企同樣在2018年出現了高層大換血,這就是我國乳業排名第三的上海光明乳業(600597)股份有限公司。資料顯示,8月21日晚,光明乳業對外公告稱董事長張崇建和總經理朱航明因工作原因從光明乳業離職。此外,光明乳業同時宣布,同意提名濮韶華為第六屆董事會普通董事候選人,任期至第六屆董事會任期屆滿止。

  資料顯示,貝因美和西部牧業新任高層上台後都進行了一係列大刀闊斧的改革,包括公司文化、銷售團隊、經營權等多個方麵。光明乳業新任董事長濮韶華在近期對媒體公布了光明乳業2019年將推出冷飲等新品,還將做一些跨界產品的嚐試。

  上遊動蕩

  2018年,幾家上遊牧業公司都處於動蕩之中。資料顯示,2018年上半年,西部牧業出現淨虧損4162萬元,這迫使西部牧業開始出售部分資產。2018年7月,西部牧業曾兩次召開董事會,決定出售公司持有的總計16家全資和聯營的奶牛、肉牛養殖公司股權,兩次交易的轉讓價格分別較賬麵價值高3118萬元和2887萬元。

  而中國聖牧有機奶業有限公司出售資產等新聞更是頻見報端。資料顯示,2018年9月,為了減少開支,中國聖牧宣布放棄部分牧場的認證;2018年上半年中國聖牧實現淨虧損11.86億元,同比下滑1003%;中國聖牧日前再次發布了盈利預警,截至2018年12月31日,中國聖牧錄得約10億元虧損。

  此外,2018年12月23日,中國聖牧與蒙牛簽署投資協議,擬3.03億元向蒙牛出售內蒙古聖牧高科奶業有限公司的51%股權,其餘49%仍由中國聖牧持有。出售下遊資產被看作是業績頹勢下中國聖牧放棄下遊主導權的退守之舉。

  而與中國聖牧同期出售資產的還有中國現代牧業控股有限公司。資料顯示,2018年12月31日,現代牧業發布公告稱,其間接非全資附屬公司現代牧業(塞北)擬以626.79萬元的價格,向蒙牛附屬公司蒙牛(包頭)出售閑置資產。

  不過,上遊牧業大蕭條的境況在2018年底略有緩解,2018年10月以來,原奶價格有所回調。據山東地區一位小型牧場主對中國商報記者坦言,2018年10月之前奶價比較穩定,從10月以後開始上漲。從目前的情況來看,企業對牧場收奶量兩噸以上時,收奶價在3.7元-3.8元/公斤,收奶量低於2噸時,收奶價在3.5元-3.6元/公斤,總體比2017年漲了0.5元/公斤。

  宋亮坦言,奶價的上漲對上遊牧業有一定的利好,不過奶價上漲太慢且上遊養殖成本太高,上遊養殖行情不會有明顯改觀。

  競爭激烈

  上遊養殖行業慘淡經營,而下遊奶粉行業的競爭卻在加劇。據悉,2018年是嬰幼兒配方奶粉新政實施的第一年。資料顯示,截至2018年底,共有1195個配方通過注冊,大約還有500多個配方在審批中。

  對於奶粉新政實施首年的效果,宋亮認為,奶粉新政從一定程度上起到了提高行業準入門檻、規範企業安全生產和提高專業研發能力的作用,對於品牌限製也有效果。

  “目前來看,嬰幼兒奶粉市場的主要變化包括奶粉行業的集中度明顯提高、消費者對於奶粉品牌的意識和忠誠度明顯提升、渠道經銷商逐漸退出市場等幾方麵。”宋亮如是說。

  一位河南開封地區的母嬰店老板對中國商報記者透露,他們門店的產品大多是伊利、飛鶴、貝因美、聖元、完達山等品牌。2018年以來,客戶感覺奶粉把控嚴格了,讓寶寶喝著更放心。“作為渠道商,AG真人也更容易推薦。”

  隨著大量的中小品牌退出奶粉市場,奶粉市場競爭更加激烈。很多經銷商曾對中國商報記者透露,隨著很多大品牌全國化進程的加快,經銷商的日子更難過了,因為無論是國產奶粉還是進口奶粉,品牌的競爭都很激烈。(記者周子荑)

關注同花順財經(ths518),獲取更多機會